SIMPLE LIFE
關於部落格
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讓喜歡的事情有價值
  • 185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20080203~5司馬庫斯人文體驗營】人文篇

分成3篇不同主題來呈現是想跳脫傳統遊記直線性的敘事方式 因為部落給我們的是全面性的震撼,而不是單一片段的影像紀錄而已 這次參加由耕莘文教會主辦,青輔會協辦的活動 也是我第一次參加壯遊台灣這方面的旅遊行程 本身也是青輔會旅遊志工但是不太盡責的公民記者(另ㄧ個部落格已經荒廢多日=口=) 只好盡力把三天的旅遊感動呈現給大家 我必須誠心的說,司馬庫斯部落對是值得一生體驗一次的活動 每年寒暑假都會舉辦幾個梯次 希望看過這幾篇網誌的大家也能親身去嘗試甚至推薦給更多人 並抱著「空卑澄澈」的心情去領略 我很慶幸這次我做到了! 以前的我對於第一次見面的人群是很怕生的(上次的雲南之旅就是如此) 不曉得為什麼,這次很快的就能認識ㄧ群朋友 暢快的說出自己的話還有向綿延不絕的山谷吶喊(這是以前在都市一直想做的) 自由的聆聽大自然的聲音還有被微風吹拂陽光沐浴的感覺 我想,這就是我到現在對哪裡一直念念不忘的緣故巴 彷彿ㄧ閉上眼睛就能看見巨木區的雄偉、被ㄧ卡車載上載下猶如雲霄飛車般刺激,以及部落青年的笑容以及埋藏在後的隱憂 重要的是,那身處原始環繞中人類最初又平凡的感動 20年前才通電,10年前道路才開通的司馬庫斯 位於新竹縣尖石鄉海拔1500公尺的高山上,可以說是台灣最深遠偏僻的原住民部落 在對外道路開通前,居民必須花著數小時以徒步方式越過河谷到對面的新光部落,再利用當地道路和外界聯繫(上學亦如此) 據隊輔同時也是耕莘山學團成員說 以前他們服務部落時,就是徒步走去的(為了親身體驗他們的生活) 在我們前往司馬庫斯山上時,沿途也看見不少他們的成員 領隊兼我們第一小隊隊輔周大哥說,他們以前規定不可以帶相機 因為「他們是來服務的,不是來旅遊的」 在我們糜爛於寒暑假空曠假期的同時,有些人正在做這麼無私大愛的奉獻 光是想像就令我動容了!真的不得不給他們熱烈的掌聲 經過好幾個小時崎嶇不平的山路才終於抵達「上帝的部落」 不方便的交通隔絕了他們進步的步伐,也造就與世無爭的世外桃源 如今,族人致力保存傳統文化,也積極向小孩的教育發展 我在這裡的見聞遠比我想像中進步很多(這裡有無線上網) 充分展現他們對現代化、未來競爭的努力與遠見 隨處可見的原民圖騰、部落發展軌跡依然在偌大的土地上清晰可見 這裡的建築也保有原始竹木構造的樣貌 所有的原料都是居民從附近山裡搬運過來,再ㄧ點一滴建成的 祖先的智慧是他們引以為榮的驕傲,也是對部落深刻的歸屬所在吧! ↑每家住戶都有各具特色的門牌,上面有他們的泰雅母語 淨身祈福是他們迎接我們的起點 由部落頭目乙駕領銜,包括祈福語、葉子擺設、灑鹽巴等等 也初步認識了很照顧我們也帶來不少歡樂的部落青年 竹杯是部落留給我們的實體紀念品(非實體的...就留給心門和那整片共享的藍天巴~) 從削竹子、雕刻圖案完全自己動手來! 最後我還莫名奇妙得了「司馬庫斯第一屆木雕盃第一名」的殊榮=口= 我想是因為我是第一個把「人物」刻上竹杯的人巴 因為我ㄧ直覺得,人是旅程最重要也最讓人回味不已的的東西 美景為旅程披上綺麗的外衣,人情讓回憶增添飽滿的感動 刻上部落的青年與都市人的我們,象徵著「團結」與「共存」 曾幾何時,我們遺忘了人類最初的景象 因為階級、地位、族群、性別而慢慢偏離原始的軌道 當然這不只是發生在台灣,種族歧視是全世界共通的議題 我當時沒想這麼多,只是現在回想起來別有一番感受霸了! ↑最中間(從左或右數來都是第四個XD)就是我的 小米田整地也是ㄧ種生平第一次的體驗 部落第一個碩士生拉威說:「有原住民的地方就ㄧ定看到小米」 即使現在他們也不是以小米為主食,但那就像從古至今的傳統一樣無法被取代巴 本來的行程是要在小米田播種(象徵部落有我們播下的種子在此茁壯的涵義) 但是土地還不夠鬆軟、之前焚燒的雜草未完全乾淨 於是我們要做的便是整地的工作! 途中還整出了「馬鈴薯」、「蔥」等等的食物(都可以做菜了XD) 最後放上的大家的合照,背後的櫻花與遠山很美~~~ (耕莘網站提供) 當天晚上的火烤山豬肉與搗小米也是十分有趣 直接用竹子叉肉塊在用木頭搭建的火源上,這才是原始的BBQ吧! 雖然我的豬肉似乎因為烤了太久過硬很難咬 但吃著自己烤的肉還是很滿足:) 接著的搗小米更是讓大家精疲力盡XD 首先由部落青年示範,接著開放大家自由體驗 先放上一段影片(主角是卜信) 一開始搗的很順暢後來就有變慢的趨勢XD 搗完的小米就像ㄧ團麻糬,沾上部落提供的蜂蜜超級美味! 大家都吃的津津有味!不過缺點是.... 很快就飽了XD 部落於1951年建立教會,並將基督信仰奉為生活重要的ㄧ塊 (這點在三天當中不斷出現「感謝主」的言語中表露無疑) 據隊輔說,部落裡的小孩比較怕生,所以比較不會面對鏡頭 要用「時間」(常來這裡)跟他們搏感情 而且由於這裡的「共同經營」模式(詳情請看分享篇) 除了爸爸媽媽的稱呼外,他們都會直呼對方的名子 沒有上下階層或年齡的束縛,只有最直接的表示與尊敬 這裡的小孩臉都紅通通的很可愛(是在山上的關係吧?) 我只好再ㄧ旁默默捕捉他們的側影 天下沒有不散的延席 旅行中的悸動是能隨著返程後醞釀而出的細膩體會 三天的感動,除了謝謝策劃的耕莘文教會成員,還有辛苦帶領我們的領隊周大哥與隊輔涵甄、仁毓、小古 當然更要感謝和藹可親的乙駕頭目和尤拉長老、導覽詳盡的拉威、部落青年穆、卜信、魔豆、夏特的協助 (其實他們名子是用羅馬拼音,我不會寫只好翻成中文=口=) 還有參與這次行程的大家,能夠認識你們真好~~~ 我想,是的!我看見了不同的台灣! 在我的生命中,這會是ㄧ趟難忘又深刻的旅程 希望大家就像這張合照一樣,回憶將會永垂不朽的保存下來 (耕莘網站提供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