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IMPLE LIFE

關於部落格
做自己喜歡的事情,讓喜歡的事情有價值
  • 185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是批判還是贖罪?《眼淚》中的人性掙扎

在電影之前,我對鄭文堂的影像與敘事風格似乎沒有太大印象 即使導演自己也說了,他早期的片子(像是《深海》、《經過》)的個人風格比較強烈 現在年紀稍長了,會把演員的表現、劇情鋪陳放在導演前面 我想《眼淚》真的是部故事與演技都很成熟的作品 在看影評之前,認識鄭文堂的生平更是有其必要 在他的作品年表裡 可以看出早期他從事社會運動、與公視的淵源 以及他關注的底層社會、弱勢族群議題 再這樣的背景下,似乎不難想像《眼淚》的取材與警世批判味道 究竟「社會議題」是電影的「目的」還是「手段」? 對於紀錄片出身的鄭文堂,還是有異鄉背景的《台北星期天》導演何蔚庭,或許各有不同解答 但我想,不管是劇情片還是紀錄片,電影就是導演想說的故事吧! 影像的魅力,不正是他重組與解構現實,以及人人皆有解讀的權力嗎? 話不多說,先來看看「正宗台語」的《眼淚》吧! 電影一開頭,就是令人震撼的「灌水刑求」場面 蔡振南飾演中年不得志的老刑警老郭,瘋狂的對用毛巾蒙住口鼻的新進菜鳥強力灌水 還大聲咆哮著:「有什麼案子破不了?像這樣的刑求,就算沒做也得認罪!」 這句話道出了全片軸心,但事實的真相卻留待最後才點明 這部片的取材就是王迎先條款 然而因為刑求而被迫認罪的,我們最熟知應該就屬蘇建和案了! 其中涉及的期限破案、司法與人權議題,以及轉型正義 探論這些或許太過沉重,卻都是發生在這個社會上的血淋淋案例 導演巧妙的把這些重量轉化為電影黑白不分家、互相鬥爭的故事情節裡 像是看不慣老郭處理案件,而夜半被人「套布袋」,最後落得強制退休的下場 或是老郭帶頭在旅社賭博,在一群工人階層中被稱作「總統」,卻是他在疏離的家庭關係、被冷落的職場生態下的一絲慰藉 社會的公平正義又怎能是白紙黑字的法條所能定義的呢? 在這個標準之下,大多人都是依循著傳統理智與習俗規範,唯有像老郭,或是遊走在社會邊緣的人,或許他們才是真正怡然自得的人巴! 看似不苟言笑的老郭,卻總是一針見血的道出市井百態 他跟「老伴」(一隻狗)遊走在鐵軌的對話,尤其令我印象深刻 郭:「老伴,我們來比賽,看誰會先死,如果你先死,我會把你埋葬的好好的,但如果我先死,你只要在我的葬禮上哀嚎兩聲就好」 郭:「就像這樣叫:阿~~~~~嗚~~~~~~ 懂了沒?阿~~~~~嗚~~~~~~」 當他走進旅社時,老闆娘看著電視哭得死去活來 老郭只是把狗牽進房間,然後喃喃自語: 「台灣人什麼都可以哭!勝選也哭、落選也哭、唱贏也哭、唱輸也哭(充分諷刺了近來的素人選秀節目XD),台灣還真會被他們哭死!」 當老郭的兒子來找他,名義上祝壽慶生,實際上是營造出一個和諧美滿的家庭 老郭不願面對這樣的儀式,對於兒子認為他住旅社會讓人說閒話的抱怨,只是淡然的說出他做(警察)這行的無奈... 「我們雖然積了不少功德,也造了不少業障」 我只能說導演擅長運用這些小人物的對白,來凸顯出很多階級身分的無奈 如果不是自小生長在這樣環境,以及對社會底層的深刻觀察 是很難拍出這樣的片的! 鄭文堂的厲害,在於他敘事的不著痕跡卻又充滿餘音 就像片中運用多種角度、前後景深的對比,來吐顯出人物的多重面向 每個情節與對白,都是一句句人生警語,也是一幕幕社會寫照 仔細咀嚼,各有不同風味。 這部片的故事,可以說從一個吸毒犯的案件展開 房思瑜在本片中,飾演的是看似普通的女大生,但卻不像外表般單純的女孩 他的弟弟是個吸毒犯,最後也因此而死 其實這個支線我比較沒有深刻的共鳴 一直到房思瑜對著老郭大吼他的弟弟因為朋友而染上毒癮而死 小雯的爸爸也是吸毒犯,卻是被冠上強姦殺人犯而死... 每個環節似乎又相扣了起來,每個人物即使立場不同,卻都各自訴說背後不堪回首的故事,而真相也漸漸浮上檯面... 房思瑜在片中曾說了一句話:「我們每個人都有一種無可救藥的盲點」 片中每個人不也是如此嘛? 我不禁想起張愛玲一句名言:生命是一席華美的袍,爬滿了蝨子 只是大多人都不願意去面對罷了! 最令我驚豔的就屬鄭宜農吧! 畢竟前一天才剛看完《夏天的尾巴》,我還停留在那個彈著吉他、有著清爽笑容、演技還不甚成熟的她 然而下一刻,她就化身為世故又強悍的檳榔西施 一面努力工作賺錢,還要應付無謂的街頭混混 在假髮與濃妝卸下後,她則是盡力照顧中風媽媽的女兒 對於警察,她是極度討厭的,這跟她的生長背景有關 不同於萱萱的是,她對於老郭也是既敬畏又保持距離的 她象徵的是一種努力在底層社會中求生存的女性典型 之所以點名女性,是因為女人往往比男人更有一股不被動搖的韌性 她跟老郭在最後的對手戲裡,兩人之間的情緒似乎在防狼噴霧劑的釋放中獲得解脫 對於受害者來說,一句對不起豈能融化多年受盡的委屈? 真相的坦誠,在觀眾眼裡或許是種贖罪的表現 但何嘗不是老郭長年壓抑、自責與做志工的心理上,真正的解放? 而片末,小雯幫媽媽洗頭髮時說的:「我想他也不是什麼壞警察拉」 不管是對老郭、小雯,甚至是社會上更多的真相未明的加害者或受害者而言 轉型正義或許還須釐清,但對當事人來說,都是難以抹滅的傷痛巴! 現年23歲的鄭宜農(Enno),鄭文堂的女兒,兼具作家、演員、創作歌手的身分 第一次注意到她是在野台的DM上 在《夏天的尾巴》中,是編劇、女主角,並包辦片中大部分的詞曲創作及演唱 《眼淚》的官網上,她分享了對爸爸的想法... 從我的角度看這個老爸,身為電影人卻肩負社會使命感,早年游走街頭拍攝衝突場面,差點吃政治牢飯也在所不惜,那時候我還在啞啞學語。當我越趨懂事,對老爸的事業一面抱著夢幻憧憬(國小六年級就開始模仿老爸寫劇本了),一面卻又帶著錯誤的解讀與疑惑,這個老爸總是在教我反抗,反抗老師說的話,反抗課本教的事,反抗普世價值觀,反抗綜藝節目,反抗純娛樂電影,反抗物質欲望與同儕認可,我所認識的老爸根本不像同學講的那種,賺很多錢還可以看女明星的導演,他每天都把自己搞得很累幾乎一個禮拜才回家一次,而且他的電影也沒有很多人排隊買票去看(笑),老實說有很多我都還看不太懂呢! 究竟為什麼不能像一般人一樣,相信那些即在眼前的事物呢?一直到高中都還抱持著這樣的疑惑,我討厭像老爸一樣變成那種特別的人,感覺很難相處,我都不知道該和同學聊些甚麼,因為他們看的電視我都沒在看(這當然都是老爸的錯),我也不太介紹他們看老爸的電影,因為他們一定會覺得很想睡覺或是看不懂,為什麼老爸不拍我同學看得懂得電影呢?因為這樣大家都覺得我和我的家庭很奇怪難以理解,這是不是應該怪到老爸頭上呢? 摘自眼淚官網 然而,這部片是她認為最得意的作品,也是她最接近老爸堅持信仰的管道 除了參與事前功課與編劇,她學習不熟悉的台語、練習包檳榔等種種 我想,鄭文堂真的可以以她為傲了! 再分享一篇她的自彈自唱影片 我覺得很好聽~詞也寫得很貼切影片,我覺得很好聽~詞也寫得很貼切~ 差不多該做個收尾 這部片的宣傳方式也很奇妙 鄭文堂在QA時說到,台灣電影最大阻礙其實是沒有通路 也就是國片想在院線占有一席之地非常困難,因為大部分都是好萊塢的天下 近年來除了海角七號帶起的國片熱潮,讓許多人重新進戲院看國片 然而還是有太多人是「打死都不願意看國片」 想想韓國與中國政府都對於本土影視產業都有一定的配額制度 反觀自由開放的台灣,是大家崇洋過了頭,還是產業的問題呢? 鄭文堂打破電影大多在台北首映的模式,進行全台鄉鎮的巡演活動 在各地舉辦露天電影院的映演,吸引了許多老中青的人都來觀賞 即將前往宜蘭縣擔任文化局長的鄭文堂認為,台灣的觀眾其實素直不低 他更希望能在國中小就培養出孩子看電影的興趣 雖然立意很好,可是我只是在心中默默感嘆: 在這個仍以升學與文憑為上的國家,中學時期被補習與考試填滿的時代裡 不知道這樣的願景有沒有可能實現? 坦承肯洛區對自己影響很深的鄭文堂表示,未來還是會堅持以社會議題為題材的創作 我不禁想到最近也在北影看的《黑暗中的孩子們》 其對於器官買賣、童妓以及窮富國的對比、人性的善惡不清也有很深的刻畫 如果一個國家的電影可以拍出底層甚至不願讓人面對的真相 我想,那會是徹底發揮了影像的第四權,批判與督促社會的能力吧! 總而言之,我還是非常推薦《眼淚》 也希望越來越多人都能走進戲院支持國片嚕~~~ 本文為2010高雄拍片網夏日影評參賽文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